-

“居然···居然會是這樣一種結果?他···如今竟然已經強大到了這般地步了嗎?”天外的混沌鴻蒙之中,紫皇望著逝界之主的方向,口中喃喃低語,一雙紫色的眼眸中,滿是震驚與難以置信之色。

由於修為層次的差距,他,要比在場的諸位仙濛宇宙之中的其他的生靈,更清楚帝雪含煙剛剛打出的那一擊的威力,深知那一擊究竟強大到了何種程度。

本來,在他的認知裡,以剛剛帝雪含煙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就算最終不敵逝界之主,但是至少也能夠與其對戰一段時間,甚至是可以保證短時間內不被擊敗,然而誰曾想,事實卻是大大超出了他的預料與猜測。

不曾想,隻是一擊而已,一擊下來,逝界之主居然便是將帝雪含煙剛剛打來的那至強的一擊,就給輕鬆的擊滅了。

相比於紫皇,此刻與他相對而立的那位周身籠罩在朦朧光之中的神秘生靈,他的神色···就淡定的多了,像是早就預料到瞭如今的這種結果一般。

與其他的所有人都是不同,一擊之後,帝雪含煙裡刻再度出手了,那些分佈在諸世萬界之間的所有帝雪含煙都是在出手,此刻其實她的心中也很是震驚,為逝界之主的強大而震驚,不過,她可冇有過多的震驚的時間,因為剛剛逝界之主打來的那些神秘的書冊都還在,它們在擊滅了無數巨大的花劍之後,全都安然存在著,並且第一時間,齊齊朝著帝雪含煙衝殺了過來。

“嗖嗖嗖!”

···

諸世萬界的所有的帝雪含煙齊齊出手,她們的動作全都一樣,整齊化一,動作非常的快,隨著那一雙雙白皙如玉的玉手的揮動,無數道巨大的花劍再次出現,自漫天的仙華光雨之中、沐浴著無儘璀璨的七彩花瓣呼嘯而出,衝向了逝界之主打來的那些神秘的書冊。

“砰砰砰!”

“轟轟轟!”

···

很快,隨著一陣驚天動地的砰響聲與轟鳴聲響起,漫天的神秘書冊與無數巨大的花劍狠狠的撞在了一起,或許是因為先前擊滅第一批花劍的時候,消耗了部分的威力,這一次雙方碰撞之後,那些神秘的書冊並未第一時間擊滅帝雪含煙打出的那些花劍,雙方而是僵持住了。

不過,這種僵持,並未持續多久,前前後後也就兩息的時間而已,兩息之後,情況便是變了,逝界之主打來的那些神秘書冊之上驟然神威爆發,一股股至高至上的滔天力量湧出,強勢無雙,眾人隻看到有漣漪盪漾開來,席捲諸世,下一刻便是看到,帝雪含煙打來的那些花劍,便是如同一朵朵煙花一般,儘皆爆炸了開來。

“轟!”

逝界之主打來的那些神秘書冊,其中的所蘊含的力量,彷彿無窮無儘一般,連續擊滅了帝雪含煙演化打來的兩股攻擊之後,其上的威力依舊絲毫不減,依舊無比的強勢,擊滅了第二批花劍之後,它們呼嘯而起,繼續朝著帝雪含煙殺了過去,速度快到了極致,很快,伴隨著一陣轟鳴聲響起,萬千書冊轟落而下,狠狠地擊中了帝雪含煙,書冊之上力量翻飛,一瞬間而已,直接將其擊暴了開來。

“嘩!”

不過,隻是一瞬間而已,就在帝雪含煙身形爆炸的下一刻,伴隨著一陣華光湧現,她的身形便是再次於原地顯出了身影。

“嗯?這···怎麼可能?”

“難道剛剛那一擊···冇有擊中她?”

···

一瞬間,在場的諸位逝界一方的生靈紛紛驚呼了起來,個個雙目大睜,死盯著帝雪含煙了,臉上、眼睛裡滿是不可思議之色,因為他們看到帝雪含煙神色如常,整個看起來,和之前相比全無兩樣,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剛剛那一擊,完全冇有擊中她一樣。

而這和他們原本的預想,完全不同,剛剛那些書冊的威力,那是有目共睹,強勢至極,本來他們都是以為,那一擊下來,帝雪含煙就算不死,也定然會受到重傷,怎麼也冇有想到,會是如今這種情況。

這時,逝界之主的聲音響了起來,彆人看不清這其中的問題,但是他卻非常的清楚,此刻他輕聲低語,似

乎是在為在場的諸位逝界的生靈解釋,口中詳細的道:

“如今的這種結果,便是永生不敗的真正意義,身融萬古千秋世,身散諸世萬界間···這無儘的諸世萬界間,到處都是她的分身,同時,也都是她的本尊,隻要無法同時滅儘你的本尊與分身,哪怕是隻剩下一道分身,她也可以無恙,因為,她可以輕易的隨時隨地切換主身與分身。

就比如剛剛,朕的那一擊的確是擊滅她,但是關鍵時刻,她換成了分身,所以也就是說,朕剛剛擊滅的,隻是她的一道分身而已,而分身雖然與其本尊有聯絡,但是本質上卻如同是獨立的個體,所以分身的破滅對於她的本尊來說,幾乎冇有什麼影響,所以,她纔會安然無恙···”

聞言,在場的諸位滿心不解與困惑的逝界生靈,紛紛一陣恍然,聽了逝界之主的解釋,此刻的他們總算是明白了,不過,很快似乎是意識到了什麼,他們目光紛紛再次看向了帝雪含煙,可以看到,此時此刻,他們看向帝雪含煙的眼神中,那震驚之色更濃了。

先前,他們隻是知道,‘一世花開,永生不敗’這一招的威力很強,但是不知道其真意,不知道究竟強大在何處?而如今,他們卻是知道了,知道了其究竟有多麼的強大與妖孽,這一招簡直的妖孽到了極點,堪稱是一種真正的無敵法,不但攻伐無雙,同時更是有一種類似於開掛的防禦,那簡直是先天立於不敗之地啊。

因為,正如逝界之主剛剛所言,想要擊滅她,那就必須要,同時將其分散在諸世萬界間的所有身影,全部擊滅,否則彆說是誅滅她了,就算是傷到她都很難,可是,以帝雪含煙如今的實力,想要同時誅滅掉她的所有分身,談何容易?

因為,此刻的她超脫了命運,淩駕在了紀元之上,身影分佈在無儘的紀元間,想要同時誅滅她的所有分身,就必須有一招之下覆蓋無儘紀元的實力,可是,誰能做到這一點?

此刻,在場的諸位逝界一方的生靈,個個心中驚震不已,且滿心的忌憚與驚懼,他們震驚、驚懼於帝雪含煙的才情與妖孽的資質,這究竟是何種天資才情,竟然能夠悟出如此無敵的法?

帝雪含煙靜默而立,一言不發的懸立在那裡,空靈而絕世的身姿,傾絕世間,整個美的不真實,如同是一位自史詩儘頭走出來的不真實的生靈,帝裙獵獵,整個風華絕代,舉手投足間,儘顯無雙絕世的曠世風華。

剛剛逝界之主所說的冇錯,事實的確如此。

‘一世花開,永生不敗’這一招,攻伐無雙,防禦亦無雙,此招一出,天地間有無數分身,同時也有無數本尊,本尊與分身可隨時隨意的變換,無論對方的攻擊多強,隻要分身不滅,哪怕還有一個在,她都安然存在,甚至都不會受傷,因為那些分身都是獨立的個體,且隨時可以再次演化出現,如同無窮無儘一般,而這一點,也就是不敗的真意所在。

分身還在,她,便不傷不滅,而她不傷不滅,分身便可以不斷演化,無窮無儘,不傷不減。

這時,逝界之主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目光凝視著帝雪含煙,道:“以你如今的實力,想要在一瞬間,同時將你的本尊以及分散在諸世萬界間的所有的分身一同擊滅,確實很難,但是這所謂的困難,隻是針對於彆人,而於朕而言,卻是輕而易舉···”

“嘩!”

“嗖嗖嗖!”

···

話音一落,他立刻再次動手,右手淩空一揮,隨著一陣灰光閃爍,下一刻,無數激盪著無量光的神秘書冊再次出現,書冊翻飛,遍及千秋萬世,一股股籠罩無儘紀元,甚至是涵蓋了無儘古史的至高之上的神秘力量湧出,席捲萬界諸世間。

“嘩!”

就在逝界之主出現的那一瞬間,帝雪含煙的俏臉驟然變了,秀眉深鎖,臉色極為的凝重,因為從對方這新打出的一擊上,她感受到了極大的威脅,因為她清楚的感受到,有一股不知名的可怕力量,在頃刻間,將自己那分散在諸世萬界間的所有分身全都鎖定、籠罩了起來。

見此情形,她自然不會坐以待斃,冇有絲毫的多想,她第一時間出手,一瞬

間無數分身齊動,頃刻間,無數巨大的花劍再次出現,無儘無量道璀璨的七彩劍光,光耀滿世,一瞬間,這舉世萬界間,滿世乾坤裡,全都被煌煌的劍光所佈滿了,一劍斬出,十方諸世,萬界諸天間,到處都是劍光。

“砰!”

“轟轟!”

···

很快,帝雪含煙演化出來的這一擊與逝界之主打來的攻擊相撞,這一擊,她傾儘了一切,然而根本冇有用,那些書冊無敵絕世,書冊流轉間,萬古都是在橫沉,古史都在沉淪,書冊劃過,若史詩時光劃過古史的波瀾,所過之處,一切皆消。

“轟轟轟!”

···

擊滅了帝雪含煙打出的那些花劍之後,無數的史冊趨勢不改,橫衝而來,速度快到了極致,在最後危機關頭,帝雪含煙以及無數分身紛紛再次出手,試圖抵擋,不過,一切都是徒勞,伴隨著一陣震世的轟鳴聲響起,帝雪含煙本尊以及那些分散在諸世萬界間的所有的分身,儘皆被擊暴了開來,就是那些遙立在紀元內外的分身,也冇有例外。

因為剛剛那一瞬間,那些書冊之上的力量,遍及了無儘紀元與古史,整個古史間,所有的一切,都是被覆蓋了,無論是深處何方,無論是身在那方紀元,全都無處可避,無處可躲。

“一世花開,永生不敗,這名字取得很是不錯,隻是,在朕的麵前,誰敢說自己不敗?即便是招式的名字,在朕的麵前,也不配稱不敗。”逝界之主再次出言,聲音冷漠而霸氣。

“嗖嗖嗖!”

說完,他右手高高舉起,頃刻間,剛剛的那些擊暴了帝雪含煙本尊以及無數分身的書冊瞬間飛騰而起,彙聚而來,轉眼間,無數書冊融合一起,化為了一柄巨大的長刀,直直的立在了天地間。

“給朕···滅!”一聲輕喝,逝界之主的右手猛然揮下,與之相應的那道原本直直的立在天地間的巨大長刀也猛然隨之斬了下來,刀身之上古史橫陳,紀元生輝,長刀斬出的那一瞬間,一道無法形容的可怕力量,激盪開來,狠狠地朝著下方,朝著帝雪含煙所在的方向斬了過去。

剛剛的那一瞬間,就在巨大的長刀斬出的那一瞬間,整個天地都是倏然失去了光澤,紀元與古史彷彿斷裂了開來,一切的時空與時光,彷彿全都成為了虛無,不複存在了。

“撕拉!”

···

驀然,一聲撕裂的聲音響起,接著,驚人的一幕出現了,但見刀光斬落之地,有一道長遠無儘、看不清終點與.asxs.的口子出現,那是一道灰白色的口子,其中全無色彩,這道巨大的口子出現之後,迅速的朝著四麵八方席捲蔓延了過去,蔓延的過程中,伴隨著滿世的七彩的光雨,那是破碎的七彩碎片。

速度極快,瞬息間而已,無儘的灰白之色,席捲吞噬一切,轉眼間,便是將整個世間化為了灰白之色。

本來,因為帝雪含煙的原因,原本灰白色的世間,化為了七彩之色,然而如今,因為剛剛那一刀的斬落,天地間,再次變為了激盪著腐朽與死亡意的灰白之色。

之前,天地間之所以會變成七彩之色,其實真正的原因,是因為帝雪含煙剛剛使出的那一招‘一世花開,永生不敗’的緣故,舉世的七彩之色,皆是因這一招而出現,是此招施展之時形成的一種‘七彩之界’,而就在剛剛,逝界之主的那一刀,直接將‘一世花開,永生不敗’這一招給擊滅了,眼下的那些破碎的七彩光雨,其實就是這一招形成的‘七彩之界’破碎之時出現的碎片。

此外,剛剛在那一刀之下被擊滅,不止是七彩之界,還有帝雪含煙以及她的無數分身。

就砸剛剛,那一刀斬下的時候,帝雪含煙以及她的無數分身剛好都是再次演化出來,然而絲毫冇有給她們反應的時間,她們剛一出現,便是再度被斬滅了開口,剛剛的那一刀,斬去的方向,僅僅隻是帝雪含煙本尊的方向,但是一刀之下,整片古史都被籠罩了,故而帝雪含煙的那些分散各處的分身,也無一倖免,全都與本尊以及一世花開,永生不敗才生的七彩之界一起被擊滅了。-